叶言知秋生理生化都不能挂!!

叹封交费,目前还是进度5%的新生入坑

到底华山新校服到底长啥样啊嗷嗷嗷我抓心挠肺想看


祝我生日快乐


一张祭祀安莉洁的半成稿

逼逼一点日常
p1你们看看,这就是我拖稿的原因
p2我今天死活学不进去不知道啥毛病,但是背书还是要背的学医真不容易啊呜呜呜呜呜一想到以后工作了还要考这考那我就更想昏过去了
p3《破云》,我好好看个小说放松一下你还提醒我生理没背完哦。我哭爆了噫呜呜呜呜呜

因为我最近要考试又要参与演出所以可能近期不更新了!!见谅鸭!!


子车安澜剑走偏锋,捂着肋下的流血的伤口,冷冷一笑。“你最好还是把他交出来,老秃驴,我说了他不准成佛,就谁都他妈的别想带走他!”

老和尚双手合十,周围围着一圈握着禅杖少林子弟,也纷纷低下头来,单手竖掌。老和尚说:“那是怀悯自己选的。”

本来杀红了眼的子车安澜突然沉默了,他低着头,默然了很久,随后挑起腰间一块光滑细腻的羊脂玉佩,将它狠狠砸在地面上,撞击地面的一瞬间,羊脂玉碎成无数块,与此同时,远远的藏经阁里,摆在怀悯面前的一盏灯骤然熄灭,怀悯久坐在黑暗中悟禅,并不得知。

子车安澜后来回到了武当山,他离山太久,受到了师傅的惩罚。他跪在师傅的睡房门前,在大雨滂沱中将自己多年所为的恶行全都讲了出来,那晚武当山上响彻一夜的雷雨,子车安澜就淋了一夜。说完了一切恶行,他在大雨中闭着眼,重复不断的念着一句:

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唯人自招。唯我自招。

从一开始就错了,那年江南匆匆一面误终生。怀悯说子车安澜是他心魔,于是转头投入心志的磨练,将七情六欲的幻身全部化出来,在演武场一个个地解决了。分明子车安澜只是想破坏他的名誉,破坏他的成果和修为,破坏他成佛的机会。可是为什么说到底还是不甘心,怀揣着一种隐秘而奇怪的愤懑不平。

他不知怎么的,突然在黑暗中看到一角月白的衣袍,就像在发光似的。一切武当的景色都消失了,怀悯坐在高高的石台上,面目肃穆庄严又柔和温暖,佛性凛然,他是像是一尊佛,是这普天之下拯救芸芸众生的济世者,是用不染尘俗的眼看这红尘万丈的无心人。他就坐在离他不远处,不足一丈,浑身上下染发着柔和的莹润白光。

子车安澜兀自伸出手去,又缓缓放下了。恍惚间,他心中有个声音不断念着,人家一个出家人,又何苦去招惹他。既然他要他的阳关道,那就断得干干净净好了。至于其他的事,那些阴谋诡计,迫害之法,下绊子为难的不甘心与愤懑不平的心绪,要不就算了吧。

就…算了吧。



都说是温润如玉少年郎君却偏偏在怀悯面前翻了个脸,怀悯低头看他,他也抬头看怀悯。两双冰冷冷没有感情的眸子对着,突然那乌发道长勾唇一笑,只可惜笑意没有蔓延进眼底。怀悯想:他名字起的好,天下安澜,比屋可封,只是他不想要天下安澜,杀戒大开,非得搅个腥风血雨出来才满意。青年道长笑得春风得意,怀悯却不动声色后退,避开他亲昵却携着掌风的手。

“阿弥陀佛,施主若是没有他事,小僧便离开了。”

子车安澜无疑担忧两个问题,一是他残暴血腥的一面被怀悯揭露,失了他人信任。二是他不甘心被怀悯揭穿了藏得十来年,甚至最信任他的小师弟都没看出来的真正个性。

但是怀悯不是子车安澜,怀悯也没有兴趣与他纠缠,人后不语人,说多了是犯口业,对他本身的修行没有好处。

然而世上太多以己度人。子车安澜从最后一刻下定决心迟早要夺了怀悯的性命,连同他自己的秘密一起长眠地下,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他想:啧,又有一盘大棋要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