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言知秋生理生化都不能挂!!

“陛下。”

年轻俊朗的骑士手持盾牌与利剑,一边倒退承受同样年轻的王进攻的冲击力。几步之遥,厚重铠甲下已经是濡湿衬衣,与此同时国王向前一击,狂傲如他从不懂得退缩,却将骑士撞落在地。斗兽场核心空洞的铠甲碰撞回响声,原本应该座无虚席的场面上却是空无一人,国王的死令,无人敢于背离。

国王喘了口气轻笑着一把扔开盾牌,伸手去拽那倒在地上的骑士。骑士摆摆手拒绝了他的帮助,解开头盔下露出面容调侃从容,除了湿漉漉的发丝粘黏在脸颊。

骑士感慨年轻的王成长起来的迅速,分明几年前少年王子还是抱着他腰不肯训练的模样。窗口倾斜光晕将王打上一层逆光的阴影。骑士抱着头盔颔首行礼。虽然礼仪与否在国王面前看起来并不重要。

“雷狮,你做的很好。”

国王不经意的轻微战栗一下,只有安迷修才能说出这个禁忌的名字,足够资格直呼他的姓名,就像一个遥远又甜美的咒语。名字是最短的情话。他想起他被父亲冷落的母亲,曾经把年幼的他揽在怀里这样说道。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