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言知秋生理生化都不能挂!!

“喂,秃驴。”子车安澜不依不饶,菩提树上垂落衣袂飘然若仙,再配上泛着浅淡笑意的脸和柔软下垂的青丝,倒真有那么一丝凤凰垂羽般的美好。怀悯盖下的眼帘轻轻颤动,盘坐在地面念经的声音却从未断过。

“念经有我有趣么?”子车安澜换了个姿势,趴在离他最近的枝条上,支着脸从树上往下看他。怀悯的睫毛又长又翘,在月色中投在脸上一片小小的阴影。子车安澜心中微微一动,随即又想出别的法子戏弄他。拽着衣袂拂过树下这人的肩头颈脖,偶尔还能划过他的头顶。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这呼吸终究还是乱了。


评论

热度(2)